酚醛A级保温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酚醛A级保温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冤死者日记三

发布时间:2020-04-21 17:43:13 阅读: 来源:酚醛A级保温板厂家

2015.12.25 下起了灰色的雪

生与死,没有绝对的分界点,活着的死人和死了的活人,也没有很大的区别吧。

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

灰暗的天空飘落下灰暗的雪,圣诞树上的彩灯略显暗淡,我带着深色调的墨镜,敏锐观察着这灰暗的世界。

死而复生的第三天,我来到了我妹妹家,她的家在一个朴素的乡村,这里,也是我曾经的家。

当初,我的基层阶级的父母将所有的钱供我读大学,而我的孪生妹妹,像是从小时候就是最被父母轻视和忽视的那一个,父母的爱全无保留的给了我,而她,只是生活在一个所谓的冰冷的家而已。

从读大学起一直到现在,我已经许多年没有回到这里,即便是父亲母亲的葬礼,我也因为学业原因而没有回来尽孝。

老院子是用土砖筑成的,苍老的缝隙中杂草茁壮生长着,看来已经荒废已久。

我敲了许久的门,没有回应。

转过头,一个质朴的村民站在那里,兴奋的望着我,像是久别重逢。

那是我们家的曾经的邻居,张大婶。

张大婶告诉我,我的妹妹,马凤仪,在城里的一间高档会所里找了个工作。

高档会所?所谓的高档只是对于那些肆意挥霍的有钱人来说的,至于在里面工作的基层员工,将被看做是最低贱的。

我和张大婶寒暄了几句,便离开了。

手放在口袋里,眼睛带着墨镜,脚上叠了四层袜子,这样,那些伤口就可以做到不为人知了吧。

我回到了城市里我原来的家,擦拭着镜子上的灰尘。

镜子里,我的耳朵已经彻头彻尾地腐烂着,出现了一些青绿色的裂缝,暴露在风中,摇摇欲坠。

我滴着强力胶水,将耳朵再次粘上原来的位置,恶臭味从我腹部的窟窿和空洞的眼眶中传出来,我用香水不断地喷洒着,望着我开始腐烂,脱下,甚至是融化的皮肤,感伤不已。

柴静打来电话,告诉我我的妹妹具体是在那个高档会所工作,我说了句谢谢,嘶哑的喉咙像是已经生锈,机械的声调令人发寒。

我想,等我处理完这些事,我就自我了绝,不能像这样子,非人非鬼的消极的苟活下去。

尸体,本就应该有个尸体的样子。

——

我漫步在所谓的高档会所中,男男女女穿着暴露,快活地扭动着婀娜的身姿,舞池中的音乐不断跳动着,七彩的灯光令人目眩,不远处,我的妹妹彷徨的站在那儿,脸色略微的苍白。

我悄无声息地走过去,拉住她的手,将她强行拉到了一个寂静的房间。

她警惕地眼神注视这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甩开了我的手,问我是谁。

我看着狼狈的她,取下了墨镜,露出了我的庐山真面目。

“你...怎么会是你...你到底是...”

“是一具活着的尸体。”我没等她说完,掐住了她的脖子,她绝望而惊恐的眼神,对我来说,是最美好的风景。

“吱吱——”电流的声音回荡在我的耳畔,火石闪烁的光芒在我身上四处蔓延,

我转过头,是之前记忆中站在我妹妹身后的那个男人,他拿着电击棒,狰狞的表情是想要将我置之死地。

“你们已经杀过我一次了,难道还想要杀第二次吗?”

我冷笑,因为我已经失去了痛觉,这些对我当然毫无作用,翻过身,抓住了男人颤抖的手,电击棒被我甩到了一边,焦臭味弥漫在空气中,我的身体此时布满着一种粘稠的液体,那就是尸油吧。

“正好...我饿了...”

男人惊恐的呼出声来,妄想着逃跑,可是已经晚了,我将他的头颅硬生生的完全扭转过来,听着他颈部清脆的碎裂声,他的表情已经极度扭曲,我对着他的脸狠狠的咬了一口,一块脱离本体的皮肤在我的口中咀嚼着,带着浓厚的血腥味。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做?”

我看着瘫倒在我面前毫无缚鸡之力的妹妹,哦,不,从她会对我做那些事后,她就已经不是我妹妹了。

“哈哈——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

作者寄语:喵呜——短篇就这么结束了,结局也许会令刚刚读完的你哭笑不得吧,毕竟猫叔是烂尾小天使啊嘿嘿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

易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