酚醛A级保温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酚醛A级保温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理娱播放破百亿团队首谈创作心得

发布时间:2020-03-27 09:57:37 阅读: 来源:酚醛A级保温板厂家

理娱打挺疼作为一个娱乐媒体,却经常在微博和微信后台收到不少粉丝关于人生困惑的提问,到底该不该学某个专业,或者做某个职业,尤其是在毕业季的时候,很多人都会特别困惑的说:我其实挺想做XXX,也很感兴趣,但不确定应不应该去做,也不知道该不该把爱好变成职业。之前《理娱客》采访张子枫的时候,子枫也挺迷茫的说,她听人家说,不要把爱好变成职业,她很怕当成工作后,会消耗对它的喜爱。理娱没有办法给大家一个特别明确的答案,因为这种涉及到人生重要选择的事情,一定要自己想清楚再去做决定,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他们所知道的道理和故事讲出来,希望能给大家一些提示。所以,在理娱打挺疼上线434期节目,播放量破百亿这个重要节点,理娱讲出了团队的故事,告诉被这个问题困惑的每一个人,把爱好变成职业,到底是苦还是甜。上一周他们在微博做了一个征集,问大家关于理娱有什么好奇的部分,发现有特别多人想知道为什么要叫理娱打挺疼,为什么要做理娱打挺疼,怎么才能来理娱打挺疼。理娱团队最开始的时候是俩人,创始人杨老师和主编抱柱子在做了很久的娱乐内容之后,觉得自己走到了瓶颈期,想做点儿真正有价值的娱乐内容,所以就离开上一家公司,一起出来搞事情。当时也没有办公室的什么,也没有具体方向,就懵懵懂懂的觉得一定要做有意义的东西,俩人就蹲在北四环的漫咖啡里头脑风暴想定位,想名字,因为初衷是希望“理智娱乐”,在某一个瞬间突然灵光一闪,发现那不如就叫“理娱”得了。紧接着又想到了“鲤鱼打挺”这个俗语,她俩就开玩笑说那我们是“理娱打挺”,既然定位是娱评节目,要客观讨论艺人、事件,就又增加了一个“疼”字。这是理娱打挺疼的由来,但最近有很多人说感觉理娱不如以前毒舌了,评论不如以前犀利了,不够“疼”了。但实际上,不是不够“疼”了,而是他们开始会开“药”了。理娱团队从第一期到播放量破百亿,这中间不仅仅是团队成员越来越多了,节目呈现形式和品牌价值观也是一直在成长。以前他们会说你看谁谁谁演得不好,这么不好,那么不好,怎么演才是对的、好的,教大家去关注和欣赏演技这件事情。现在他们更多的是去探讨他哪里不好,为什么不好,怎么才能解决这个问题。比如之前讨论过三十岁女演员断档问题,小生因为不同的导演会有不同的演技表现等等。吐槽不是毒舌,更不能代表犀利,他们其实是在变得更加专业。2016年的理娱打挺疼是希望大家能看到那些被掩藏的行业问题,2018年的理娱打挺疼是希望能影响这个行业,让它变得更好。随着关注的人越来越多,也有很多人说自己想去理娱团队工作,觉得他们和别人不一样,想加入他们一起搞事情。其实他们每次接到这些询问和面试时,总会心下一紧,因为把爱好变成职业并不是一件充满梦幻的事情,往往都会伴随着很多梦碎。转行需要翻山越岭编辑627原来是理娱团队的铁粉,成功打入他们内部之后,就感叹说,自己看到的理娱团队,和经历的理娱团队完全不一样,她说理娱没有看起来的那么酷,却又比看起来要酷很多。大家知道的理娱团队是那个坐在一起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编辑部,是那个张嘴就是段子,个个嘴炮能力MAX的编辑部,是每一个人都非常敢说,能diss所有不合理的编辑部。可是事实上,他们大多数时候很怂,发条微博都要斟酌半个小时,更不要说做一期节目,或者做一季《理娱客》了。任不重有个厚度从不见减少的草稿本。每一期节目,她都会在草稿本上记满了素材。她之前做过一期《老疼头烧烤》,听起来很简单,用编辑部的想法剪辑一期真正的《深夜食堂》,7分钟的视频里说了3个故事。为了把每个故事的画面和内容衔接上,都得一点点细抠镜头,每一个画面都要对上台词,并且能合成一个故事,任不重一期节目光看素材就花了一整个晚上的时间。她做这些不为别的,就是害怕,怕做不好,怕浪费大家那7分钟。理娱讲出这些也不是为了卖惨,只是想说,爱好变职业到底得付出多少东西。前几天还有人私信问专业学建筑的能进理娱团队吗,能做内容吗?能从事传媒工作吗?答案是肯定可以,任不重就不是传媒专业出身,她大学是学工商管理的,可一直有一个编剧梦,结果考研没考上,就出来找工作。就她的学校和专业来说,她其实可以找到一个更好更赚钱的工作,但她为了离编剧梦想近一些,转身就投入了传媒的坑。真正进入这一行,去了理娱之后,任不重几乎没有拥有过一个完整的双休日,没有相应的专业背景导致她出一期节目花费的时间和精力是别人的两倍。每期节目,她都会写出3、4版方向不同的大纲,最后再把每版好的东西融在一起。理科和文科的逻辑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所以她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经常会写着写着发现自己逻辑不对,再推翻,再重来。这是一个非常磨人的过程,理娱团队有一半人都经历过这个过程,因为都不是文科背景出身。现实很骨感微信编辑锦鲤是中文系出来的,在写稿上其实没受过多少折磨,可经常会进行自我否定,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否有意义。她的上一家公司和理娱团队完全不一样,虽然也是娱乐内容,却是最常见、最普通的那种,在那里谈价值观是一件很蠢的事情,但她当年学中文也好,到北京当编辑做内容也好,都是为了能稍稍对这个世界产生影响,即使这样的话看起来很蠢,然而这就是她的目标、理想。所以她在工作四个月后离开了原来的公司,来了理娱团队。好像是找到了归属感,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地方,可现实是痛并带着快乐,并且前者多于后者。她上一份工作是早上11点钟进公司,吃个饭,下午一点才真正坐在工位上干活,晚上6点准时下班,并且公司距离住处不到五公里,走路只需要20分钟。进了理娱之后,emmmm···大家看推送时间就懂的。子枫的担心,锦鲤非常感同身受,当爱好变成了职业,会发现自己不如以前喜欢它了,最崩溃的一段时间她向杨老师提了三次离职,说她不爱文字了,也不爱内容了。作为一个易毛易爆炸易崩溃的girl,在没有外部认可,甚至是被外界误解的时候,她总是会自我怀疑:我这是在干嘛呢,我为什么要这样活,我做的这些真的有意义吗?理娱开始做《演技大赏》的时候,很多人不理解他们为什么要做这个,粉丝们经常把它看成尬黑,轻飘飘一句“营销号”就把你钉在那里。他们想做这个其实没有那么多心思,当时主流观点都在讨论“演员演技”的问题,大家都在吐槽剧差演技烂,可真的不是没有好剧,不是没有好演员,而是主流大众根本看不到他们。所以理娱就觉得,既然如此,就专门做一档向大家推荐好演员的栏目好了。播出之后,受到了很多好评,也受到了很多质疑,经常被评论的话就是“我觉得演得挺好的”。他们其实在公众号说过几次,观剧是一个非常私密且个人的行为,而理娱团队是一个群年轻人,他们之间每天都互相battle,相互diss,和大家产生审美偏差是很正常的事情。但他们有在努力的去呈现一个相对客观的结果,每一期《演技大赏》都是经过反复推敲的。主笔云先森作为一个有几千部阅片量且审美还行的主笔,他喜欢细抠演员在当下的场景里,给出的反应符不符合生活常识?然后再分析不合理在什么地方?比如明明是生气怒骂的场面,演员只有大声地说话肯定是不对的。真正的生气,一定会有额头的青筋暴起、或许还有吐沫横飞的小细节出现。任不重是喜欢研究剧本的逻辑和角色的合理性,她更看重演员有没有真的塑造出人物,演技是不是符合人物的性格和逻辑。日常的节目也一样,每一个观点,都是经过讨论、battle、推翻的过程,理娱能对发出去的每一个字负责,能接受一切有理有据的质疑和指责,同时也希望能听到不同的声音和见解,因为这个行业就是应该如此,任何时候,一种声音都是不合理的。只是每次被称呼“营销号”他们都会有一些心凉。不想卖惨,更不愿意低头,于理娱来说,把爱好变成职业,最大的困境就是不能被理解,总是被误解。理娱不是营销号,如果营销号都愿意这样做内容,那娱乐行业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理娱团队也从来没有属于过任何艺人、任何平台,就是一群有点儿想法,有点儿梦想的年轻人,每天打着鸡血的,想做一些真正厉害的内容,想离梦想更近一些。娱乐圈也从来不是什么娱乐至死的地方,娱乐行业更不是一个肤浅的行业,对他们来说,做《演技大赏》是想让好演员被100亿次看到;做《理娱的朋友们》是想让有趣的人被100亿次看到;做《理娱客》是想让大家真的去了解“人”,而不是艺人。去年年底周一围说,他们就是一群假装不正经的人,在做一些很正经的事。这句话说哭了编辑部,还好有人懂。这一百亿的播放量,需要感谢每一位观众。

淄博京科皮肤病医院

iEnglish阅读教育系统

卖账号